只要肯留心,行行都有生意。然而,中年市民孔某某看中的这桩“生意”可是违法的,啥生意?他要干的是黑救护车。

  地球人都知道,救护车是专业营运车辆,必须经有关部门批准,这种车有专业要求,审批门槛相当高。法律规定孔某某当然知道,但他并不在乎,把自己的一辆东风牌小型客车内部改装成救护车模样,内设救护床。硬件齐全了,他到各家大医院发放名片,写明是救护车,主要是价格低于正规军。

  有需求就有市场,孔某某确实有“生意”可做。去年10月4日零时30分,孔某某接到一单生意,运送一名女病人去医院。问题是,当时孔某某刚喝完酒,但为了挣钱,他居然接了这个单。车上拉载着一名女性老人,三位亲属陪着病人上了车。孔某某的女朋友也陪着他出这趟车,以示关心。

  车辆行驶到香周路与春光街交叉路口时,喝了酒的孔某某未在道路右边通行,加上酒精作用手脚配合不利索,黑救护车猛力撞击停在路口等待信号灯的轮式装载机上。这辆装载机是施工用车,是个庞然大物,面包车撞上那还能有个好?孔某某的女友颅脑受了严重损伤,死了。老人的第1颈椎体骨折,头部也受到创伤,形成了创伤性湿肺,同时加重肺负担,虽经医院多天抢救,终因呼吸性循环功能衰竭,至10月14日去世。除这两人送命外,车内乘坐的另外三人都受到轻伤。

  经验血,孔某某属于醉酒驾驶。交警部门再查,孔某某醉酒驾驶的黑救护车撞上的是赵某驾驶的装载机,这辆装载机归一家建设公司所有,有偿租赁给一家市政工程公司使用,两家公司有约定,施工期间发生的一切风险,均由这家市政工程公司承担。

  按说,这台装载机停在路口等信号灯,并无违章,可交警一查,司机赵某的驾照是普通驾照,不能驾驶装载机这类专业车辆。交警部门拍板,孔某某负事故主要责任;赵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其他人无责任。

  案发后,孔某某给死去的女友花钱处理后事,共计花费15800元。

  庭审中,检方指控被告人孔某某犯交通肇事罪,直接死亡的被害人的一名亲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孔某某及律师辩解称,被害人有过错,因当晚自己喝了酒表示不能出车,但女友说既然有钱挣还能不挣吗,所以就出了车。人都死了,说这些话似乎没有什么用。刑事附带民事被告的还有装载机司机赵某所在的某市政工程公司等单位。

  法官定案,被告人醉酒驾驶私自改装的机动车,造成两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情节特别恶劣。孔某某赔偿被害人的部分经济损失,从轻处罚。关于民事赔偿部分,按交警部门定的责任划分,负主要责任的孔某某承担70%、某市政工程公司雇员是职务行为,公司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孔某某辩解说,被害人对事故有过错,没有事实依据,不采纳。

  这里再说几句,另一名被害人虽然没有在这起刑事案件中提起赔偿请求,但可另案打民事索赔官司。

  结果

  今年10月19日,沙区法院一审作出判决,犯交通肇事罪,对孔某某判刑4年5个月;赔偿该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共计42.6万元余元(已扣除15800元);某市政工程公司赔偿18.9万余元。

  这正是:醉酒照开黑救护,接单上路全不顾,肇事致死难救赎,深陷囹圄痛领悟。

  利益就像流水,总是驱动着人心朝着地心引力的方向顾盼流动,这似乎是人性的规律。但是万事万物的规律,总要符合基本的规矩和准则,符合天道自然,才会长久不息,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当一个人试图逾越基本的社会规则,去赚取不应有的利润,甚至不顾自己是否喝酒,都敢开车上路,那些被欲望蒙住心灵的灵魂,怎么可能不会在对财富无止境的渴求中失去平衡和重心?

  当人们一点点步入生命的深秋时节,往往无法轻松前行,会被肩上各种有形无形的责任所捆缚,同时,也会被各种各样的诱惑和利益噱头所吸引,很像一列超载的列车,随时面临越轨的风险,是社会赋予我们身上的担子太重,还是原本就有太多的欲望让人们湿漉漉地负重前行?

  人生中的课题实在太多,解决它们,需要智慧,有时也需要一点点淡定和平和,甚至需要一点点超脱的眼界,才不至于因为仓促而潦草和踉跄。点评:于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