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坦达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文章正文

杨卫泽曾让妻子认领导做干爹 升迁后绝口不提|狗叫扰民

作者:山西坦达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www.sxtdqj.com 发布时间:2015-09-23 18:34:38
杨卫泽曾让妻子认领导做干爹 升迁后绝口不提
廉政?望(2015年9月号)封面廉政?望(2015年9月号)封面
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资料图)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资料图)

  廉政?望封面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道:“打”干亲

  为什么有些人喜欢打干亲?非亲非故,凭什么对你这么好?身份差别这么大,为什么走这么近?无事献殷勤,有什么企图?而干亲超越了年龄、性别、身份的限制,处于人际关系中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地位。

  并非所有的“干亲”都事关权钱色,但在潜规则盛行、欲望泛滥的场域内,再清白的干亲关系,都变得“敏感”。尤其是官场干亲不仅让人产生腐败联想,且其强烈的人身依附意味,有违我们的政治规矩。官场中人认干亲的危险指数极高,还是“规避风险,远离干亲”为宜。

  有些人之所以热衷于认干亲,除了对方不易拒绝,还在于一旦结下干亲,就处于人际关系中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地位。钱送出去了,就很难要来,认一门干亲,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

  官场找干亲定律

  曲炜是北京一所大学的6ed3a19e66ccfee0e308123109df29dc,三年前,他作为博士服务团的一员,被下派到西部某市担任副市长。没有想到的是,像他这样的下派干部,也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因为当地的拜干亲现象而烦恼不已。

  结下干亲后,用不用还看情况

  当地一名副局长的儿子考大学,报的志愿正好是曲炜供职的大学。这名副局长找上门来,希望曲炜能在调整专业时帮忙。碍于人情,曲炜托了不少关系,终于帮助副局长的儿子调整了专业。

  事成之后,副局长带着全家人宴请曲炜。饭桌上,副局长郑重其事地提出,让儿子拜曲炜做干爹。

  曲炜当场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个孩子,也愿意认其做干儿子。只是有算命先生说过,自己这两年不能认干亲,所以这事还得缓一缓。

  一年之后,曲炜没有在当地任职,拜干亲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谈及这件事,曲炜至今还会苦笑:“我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博士,可为了推掉拜干亲的事,居然连算命先生也搬出来了。”曲炜说,这名副局长是老ec1b5bbbdf3d1353ce98581f852d2bcc的干部,在当地的影响力很大。在当时的情境下,如果断然拒绝人家,是一件很不给面子的事情,也会影响自己工作的开展,所以才不得已想了个算命先生的借口

  一名受访的官场人士表示,一方主动提出拜干亲,是一件让对方很难拒绝的事情。一旦婉拒,就是很不给人家面子。而且拜干亲与受贿不同,看上去不是什么违纪违法的事,似乎找不到什么义正辞严的拒绝理由。

  这名人士表示,有些人之所以热衷于认干亲,除了对方不易拒绝,还在于一旦结下干亲,就处于人际关系中进可攻、退可守的有利地位。钱送出去了,就很难要回来,认一门干亲,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现实生活中,那些认了干亲,后来却很少联系的也大有人在。你觉得这个人有利用价值,凭着干亲这层关系,可以名正言顺去拉近关系;你觉得对方已无利用价值,也可以长时间不联系。”

  位高不是“爹妈”,就是“哥姐”

  受访ddca07fe177aab4409a63f68c82631cb表示,认干亲的现象进入官场,往往会异化为一种圈子文化。现在有些官员把bcd57535567722c6417398420c052cda系庸俗化,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遇到事情就通过熟人来解决。 一些领导干部也热衷于拉帮结派,以自己为轴心,搞“小圈子”,把干部变“家臣”。而在这个小圈子内,位高者不是“爹妈”,就是“哥姐”。

  近期落马的许多官员,便是圈子内的干爹或干哥哥、干姐姐。他们的丑恶表演,为认干亲现象做出了生动注解。

  原全国政协主席苏荣的夫人于丽芳,是有名的“贪内助”。而在苏荣主政下的江西官场,人们也可通过对于丽芳的称呼,来判定一个人是否进入了省委书记的圈子。那些经常和“于姐”混在一起的官员,还算不得圈子里的核心成员,只有称呼于丽芳为“姐姐”的人,才是苏家的铁杆心腹。能称呼“姐姐”,说明于丽芳已认对方为干弟弟。

  在江西省,从省发改委25af0c0506c33259fc5c2a7407d934c363222888ba9c66f9dff863e8ed19、市长到多名企,都成为于丽芳的干弟弟。甚至在酒桌上,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许爱民还因于丽芳不肯认自己这个干弟弟而鸣不平。

  于丽芳对自己的干弟弟可谓呵护有加。2011年换届前后,于丽芳自知苏荣即将调离江西,曾对周围关系亲密的人说,老苏快没权了,需要帮忙早点说。于丽芳收受某领导干部钱款后,让苏荣提拔其职务,苏荣答应帮助解决,但未能如愿,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苏荣只好辩解说“我已经尽力了,别再闹了”。

  河北省“亿元贪官”马超群,在专横跋扈、民怨四起。不仅下级惧怕他的粗暴,就连许多上级也对他躲让三分。当地人认为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上面有人”。马超群常对外宣称,自己的干爹在北京,是大领导。

  如果说某些官员认干弟弟、干儿子,是为了满虚荣心以及构建以自身为核心的小圈子,那些认干女儿、干妹妹的官员,就把认干亲的伦理,糟践得更加彻底。

  原南京市长季建业与干妹妹祝梅之间的亲密关系,在1b53b3dfcf68a57906dcb0ec480e7e85建业落马前便成为扬州谈巷议的话题。祝梅是一家宾馆的服务员,季建业任职扬州时主要住宿在该酒店。两人相识后,祝梅专门照顾季建业在扬州的衣食起居,此后,祝梅很快便从一名服务员提升为宾馆的副13a8b6024bca6797bf7ebf20c3cfbb16。

  除了亲密的关系,祝梅还成为季建业受贿案中的特定关系人。据调查,季建业利用担任扬州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接受祝梅的请托,为南京一家企业承揽医院空调设备供应项目提供帮助。2006年12月,季建业通过祝梅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给予的人民币7万元。

  原省政协主席黄瑶被指生活腐化、包养情妇。而其中多名情,都是他的干女儿。对此,曾有媒辛辣地评价:干女儿与情妇都不,实在是连做人的伦理都不要了。

  为了利益,认干亲者往往心机用尽。当攀不上干爹、干哥哥的关系,他们还会想出五花八门的认干亲方式。比如,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屈湘林被一名工程老板奉某认作“舅舅”,两人相互“照顾”。

  2009年,屈湘林购买了私家车,办入户手续时,奉某主动帮其缴纳购置税;同年11月,屈湘林的房子要改造,奉某又免费为其安装铝合金,还免费赠送太阳能热水2b013a33581b085731998d0fe8488fa3、空调、电视机等。

  而“舅舅”屈湘林也对奉某有多次“回报”。自2008年屈湘林分管县教育局计财、基建工作后,奉某共承包育系统工程项目50个,总金额达377元,大部分未经过招投标程序。

  升上去之后,“干爹”成为浮云

  据媒体报道,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为了自身仕途的“进步”,让妻子认领导做干爹。在干爹的关照下,杨卫泽在交通厅获得快速提拔,34岁便成为省交通厅副厅长。

  杨卫泽曾经的同事介绍,当年杨卫泽还是个处长时,偶尔也曾向外炫耀,说自己认了谁当干爹。可当他的官位不断提升之后,对于认干爹的事绝口不提。在杨卫泽权势熏天时,关于老杨认干爹的事,俨然已是南京官场里的禁忌。

  一名南京官场人士调侃说,认干爹并不光彩,这是连贪官自己都知道的事。自己身上的疤,当然不愿意去揭。

  前河北省委“一秘”李真的经历,与杨卫泽几乎是异曲同工。出身在外边城一个普通人家的李真,在中学教过物理,在张家口市计委当过普通干部,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直到他去了北京,并在那里认识了“杨伯伯”。对于离休高干“杨伯伯”,李真殷勤到家,“杨伯伯”生病住院,他在病榻前一刻不离地守护。到后来,“杨伯伯”终于同意认李真为干儿子。

  有了这一层关系的加持,再返河北的李真立刻神气起来。他到处对外炫耀自己的“高干子弟”背景,还如愿以偿地调入了河北省企业投资总公司。不过,当李真在仕途上一飞冲天,成为省委书记程维高的秘书之后,他却变得低调起来��不再吹嘘自己是“高干子弟”,反而说自己是来自平民家庭。

  其实,无论杨卫泽还是李真,他们的行为并不难理解。当年认领导做干爹,不惜“摧眉折腰事权贵”,绝非出于什么真感情,而是官场上的现实利益计算。他们打心底里,都瞧不起自己当年的作为,也把认干爹的事视为“人生污点”。

  既然认干亲是利益的计算,那么为了利益,与干亲翻脸就再正常不过。石家庄市团委原副书记王亚丽,原名丁增欣,1969年生人。20岁时通过其父的关系结识无极县企业家王破盘,后与王同居,并认对方为干爹。王破盘与诸多官员熟识,王亚丽也就和这些官员搭上关系。在权力的庇护下,王亚丽将简历造假,并最终当上石家庄市团委副书记。

  王破盘死后,王亚丽这个早就与之翻脸的干女儿,又跳出来与王破盘的真子女争夺价值4亿的遗产金华中心。王家人气不过,不惜动用所有资源,终于把王丽告倒。

  据媒体报道,落马的原部级高官郑筱萸和国家药监局原药品注册司司长曹文庄“情同父子”。“曹文庄炒得一手好菜,经常去郑家为他们做饭,并对郑筱萸夫妇以干爹、干妈相称”。曹文庄曾是郑筱萸的秘书,有一个普遍的说法是,郑筱萸被“两规”就是因为曹文庄被抓后的举报。

  由此看来,所谓干亲不过是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需要。认干亲原本是私人生活中一件正常的事情,可当官场中人将其作为经营人际关系的手段时,就注定会演变为一桩桩闹剧。以势交者,势倾则绝;以利交者,利穷则散,这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曲炜就对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说道:“那名副局长的儿子的确很优秀,在大学成绩也不错。如果他们现在愿意,我会认下这门干亲。只是我没有留在当地任职,继续回北京教书了,他们也没再联系过我。”

  在乡土社会中,亲属关系是人们看待自己与他人关系的最重要的参照物。当一个人同亲属集团外的人建立亲密联系时,总会倾向于将这种联系“亲缘化”。

  干亲的社会关系学

  不知什么时候,“干爹”成了最具污名色彩的身份之一。当这个词出现在人们的话中,它并不意味着一种类似于亲情的关系,而是被蒙上一种暧昧和污浊的色彩。

  干爹这个词,本来没这么糟。但近些年来曝光的潜规则、权钱交易以及权力寻租中,“干爹”们频频出现,让人逐渐开始重新审它,解读出新的含义。

  在过去,尤其在农村,“打干亲”是一种常见的风俗,但如今,在权力和资本的6abac325d8de574bbf8c9cffba636e5e地带,“打干亲”则格外引人注意。

  “外人”变成“自己人”

  人们常说,中国是个关系社会。这句话,不仅仅在“唠嗑”的意义上成立。“关系”一词在汉语中有着特殊的含义,而英语中却很难找到与之相对应的表达。几乎每个身处中国文化中的人,都无法跳过它来理解中国。

  在梁漱溟看来,儒家伦理的重点不在社会,也不在个人,而是把重点放在人和人的关系之上。“伦理本位者,关系本位也。”

  在乡土社会中,亲属关系是人们看待自己与他人关系的最重要的参照物。当一个人同亲属集团外的人建立亲密联系时,总会倾向于将这种联系“亲缘化”。一个比较常见的例子是,我们喜欢以亲属的称谓来称呼那些与我们没有实际血缘关系的人,比如把父母辈的男性叫叔叔,又以兄弟姐妹来称呼自己的同辈。

  结干亲,建立了一种虚拟的亲属关系,也是一种把“外人”变成“自己人”的方法。一般认为,结干亲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虚拟的e2c1886da89a5f7c0c55e0a370ecc9d1,即“认干爹”“认干娘”。第二类是虚拟的平辈关系,“结金兰”“拜把子”就属于这类。第三类则是虚拟的婚姻关系,俗称“娃娃亲”“娃娃媒”。

  而不管是哪一种干亲,这当中人和人的亲昵,或是出于情感,或是出于功利,或是出于游戏,又或是几者兼有。

  文学作品对干亲关系也有诸多书写。《三国演义》中桃结义的三人惺惺相惜,联手干了一番事业,到今天我们仍然喜欢用他们来比照现实中人和人之间的仁义。而在《金瓶梅》中,西门庆热结的“十兄弟”关系只建立在实用和功利的原则上。对于这类关系,张竹坡曾评价说:“……满前役役营营,无非于假景中提傀儡。”《歧路灯》中对清代社会的拜把之风也有所描述:“如今世上结拜的朋友,官场上不过是势力上讲究,民间不过在酒肉上取齐。”

  新中国的初期是一个不断变化和重组的社会,它在很大程度上打破原有的人伦格局,力图让“同志友谊”取代原来亲缘化的人际关系。于是我们看到,建国后“结干亲”现象曾一度减少。文革期间,由于被宣布为“四旧”,“结干亲”近乎绝迹。

  改革开放后,“结干亲”重回中国人的生活,“关系”也逐渐成为一些人获取资源的重要工具,腐败生于市场经济。于是,干亲越来越成为一种工具化和商品化的关系,也才有了今天的“干爹”。

  “一篮儿不去断亲戚”

  传统的力量是强大的。不管现在的中国社会发生着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格局和相处模式,很大程度上继承着乡土社会的那一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认干亲”为拉关系提供了一种名正言顺的支持。在村里,当两家人结为干亲的时候,两家人会“相互照应”,而其他村民也会对自己的行为作出相应的调整。这种情况,当其中一方握有某些资源的时候更加突出。对于一个村民来说,有一个在村里能说得上话的干亲,自己的腰杆也会跟着硬了起来。

  但是,具有亲属化特征的人际圈子,也极具伸缩性。“中国人也特别对世态炎凉有感触,正因为这富于伸缩的社会圈子会因中心势力的变化而大小。”费孝通曾这样评价中国人的圈子。

  干亲也是如此。当干亲是出于利益才结下时,一旦利益交换中断,那么干亲关系双方也会疏于交往。“干亲戚,‘礼褡子’。一篮儿来,一蓝儿去,一儿不去断亲戚。”中原地区的一首民间歌谣形象地表达了干亲关系的个中微妙之处。

  在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篇华中师范大学的博士文里,陈浩天举了一个现实中的例子:在他调查的村子里,一个人当上村支书之后,很多人为了和其拉拢系,d7a4cc73f172f8cb896b6cbf6d56d33e得这人碍于乡里乡面子“被迫”认了些干儿子。“不过现在我0231be3362a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0a9c3784e002e6648dedd74074a4506f0acddb43281d00c亲不干支这些年,觉和他们的感情也疏远了不少……哎,真人走茶凉啊。”那名任支书的子这样说道。

  不同于西方的“教父”,干爹对于干儿女的成长往往并未提供非常大的影响,而更多是给双方的人情交往提供了方便的身份和名义。“干亲关系礼仪上的重要性大于实际上的重要性,经济意义重于实际感情意义,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文化研究学者尚会鹏曾总结道。

  如今,以“结干亲”为名义的拉关系重回中国,也许在某程度上可以说明,我们的社会关系格局并未发生根本上的改变。现代的中国,人与人的交往,仍然是具有很大程度的乡土特征的。与此同时,在急速c1747492dc49a2886e6d92427880cda5的中社会中,“干亲”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功利化的色彩,更加让人体会到人情的淡薄。

  当“干亲”入侵政治

  清代官场中有个规矩,拜把子基本仅限于同等地位、官职相当的人,一旦曾经拜把子的双方差距拉大,就要缴还原先的拜帖。在《官场现形记》里,湍制941acc0b6ab904642102329d1543e71c和刘进吉拜过把子之后,二人官运各不相同,前者一路高升至湖广总督,后者却只是从云南藩司位子上调任至湖南藩司。

  刘藩司陛见进京,路过武昌,就把曾经和湍制台拜把时还的那副帖子拿出来用红封套套好,说是缴还宪帖。湍制台作出气的样子推拒一番,刘进吉竟就此当真,没有缴还宪帖。后来刘的儿子想在湍制台手下谋个差事,不仅没受到照顾,还被百般刁难。由此可见,那时官场中的“把兄弟”关系,并没有什么兄弟仁义在里头。

  清代官场的这种规矩不仅体现了“残酷现实”,也表现出中国人伦社会特有的关系特征。官场中,干亲伦理关系往往反映了双方在现实中的地位差别,体现出一种主从关系。

  《说文解字》上说:“伦,辈也。”所谓人伦,大概就可以理解为人与人之间的长辈分、尊卑关系了。

  从众多儒家经典我们可,五伦是中国人与人关系的基础,其他所有的社会关系,不过是五的延伸或复制。因此,在干亲关系中,从来都是强者自居父兄,弱者甘为子弟。地位低的,若能攀个有势的干亲,那也算是为自己的仕途铺一条捷径。地位高的,也能以结干亲的名义拉拢为自己的“976d3edc747a61a1230ef70ec7518957”的人。一旦这种利益交换的前提不再存在,干亲关系也就打了水漂。

  蒋介石一生先后结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几十位“盟兄弟”“把兄弟”,早期主要是用以攀附权势,如张静江、陈其均属此列。后来在蒋争取最政治权柄的过程中,“拜把子”则成了一种用来拉拢有利于自身量的手段。一旦失去利用价值或利益相争,干兄弟成仇雠。

  孙中山任命为民陆军第十四师师长的许崇智与蒋介石、张静江拜为金兰兄弟。许居二,蒋居三。1925年,孙中山病逝,廖仲恺被暗杀,许崇智没多久就被蒋介石联合汪精卫“杯酒释兵权”。蒋驱逐许至上海当起了寓公。后来,蒋介石甚至以“阴谋反动,危害党国”罪,将许崇智加以通缉。

  和蒋介石反目的“结拜兄弟”自然不止这一个。李宗仁、冯玉祥、张学良都曾是蒋介石的结拜兄弟,但这都全是政治和利益上的交易。一旦涉及利益冲突,结拜兄弟翻脸如翻书。

  可见一时的利益结盟,终究难逃“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结局。即便在古代,干亲在传统的政治伦理中也登不了大雅之堂,多少带有一种草莽江湖的气质�这也可以说明,为何古代干儿子最多的是军阀和太监,江湖总比庙堂更加盛行拜把子。

  而今天的干亲,在很多情况下早已失去仪式感和情感内涵,成为拉大旗的虎皮和谋求利益的噱头。一个轻飘飘的称呼,也早已沦为逢场作戏的一种符号。

  明星经的是个人资源,而官员手里握的是公权力。因此,娱乐圈干亲再可疑,也可疑不过官场的干亲。

  官场和娱乐圈的干亲,为何敏感?

  近些年来,“干亲”一词频频曝光在大众视野中,以官场和娱乐圈的尤其引人瞩目。这两处地方,权力与欲望汇集,利益与情感交织,有多少隐私与秘密,又有多少人性的表演与滥觞。

  也许,并非所有的“干亲”都事关权钱色,但在潜规则盛行、欲望泛滥的场域内,再清白的干亲关系,都变得“敏感”了起来。

  不过,对娱乐圈的干亲,大众更多是奇与狗血;对官场中的干亲,却是一个严肃的拷问。

  一

  在诸多人际关系种类中,朋友太普通,上下级太生分,师生有界定,唯有干亲,比师生情谊更近,比同乡故旧更亲,可信手拈来,又内涵丰富。

  试想一下,非亲非故,凭什么对你这么好?身份差别这么大,为什么走这么近?无事都要献殷勤,有什么企图?一旦攀上了“干亲”,一切就有了解释。因为干亲越了年龄、性别、身份的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制,有了这层“温情面纱”,退可守,进可攻。

  位高权重的官员,“照拂”一下当服务员干妹妹;生意场上的商人,为手握实权的“干舅舅”鞍前马后;再有干爹捧一下干女儿,干姐姐关心干弟弟,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当然,干亲也是不是随随便便想认就能认的,虽然现在认干亲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旧时那么多仪式讲究,但试想不是感情关系到了一般的地步,这个亲也e9c59d3699670a0d21e6d44c5da3ea2c那么容易认的。这也是为什么人物的干儿子干女儿这么吃香,以致被一些骗子打着幌子行骗。

  值得一提的,也有拜骗子为干亲的。当然这个骗子,非同一般,江湖往往称“大师”。

  如李冰冰之于“气功大师”王林,她说是因为王林给母亲治病,从来没收钱,出于感拜了干爹。李连杰也有个干妈赵群学,是会特异功能的“神秘高人”。据说李早年eb8bab4ccf05e52c5d30ed2cc9b10731814d6f18eeaacc326baa614bd78a片受伤,是赵用独特的疗法把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但后来赵被揭出目不识丁,而且还曾因为诈骗被劳教过。

  不管怎么说,中国自古就有“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说法,何况干亲。于是,我们看到新中干亲一方的身份,往往是官员、名流、富商……给人的感觉是,官场与娱乐圈,好像是干亲扎推的地方。

  娱乐圈堂而皇之的干亲多,或许是明星们感情充沛,再有娱乐圈本就流行这些传统规矩;但官员认干亲,总让人感觉怪异,所以一般都不公开;等到公开的时候,几乎都是落马之时。

  

  谈到干亲,宝宝教育网,有必要单独提一下“干爹”。如今这一称谓,是彻底被玩坏了。

  1947年拍摄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中,演员舒绣文在影片中扮演的交际花王丽珍,与一个老富商姘居。她为怎么称呼老富商费脑筋,叫丈夫,非法;叫哥哥,年纪太大,叫他老头儿,又有欠恭敬……索性叫了“干爹”。

  看来,王军和郭美美也只能说是“拾人牙慧”。但自他二人开始,“干爹”一词,再回头已经百年身。加之蝇逐臭,更是不堪。如“立二拆四”之流,就是2012女模特杨紫璐高调“晒干爹”事件的幕后推手。

  一起坑“干爹”的,还有一批人。如安徽宣城市原常务副市长赵增军、北京市全兴公司原董事长刘利华、原湖南烟草大王黄大康、首钢北钢公司原党委书记管志诚等人与他们的“干女儿”或“干妹妹”们。

  其实,早期的拜干爹也曾有一段佳话。如李忠堂之于赵本山。1982年秋,辽宁省文化厅举办农村小戏调演。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赵本山被李忠堂看中,让他参加试演。

  后来,赵本山演《摔三弦》出了大名,拜李中堂为干爹。“我是演《摔三弦》起家的。他老人家对我的教育和培养,我不会记,今后我会回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再比如,梁静茹的干爹是李宗盛,李是她音乐上的老师,也是她事业的贵人。梁有许多传唱度极高的歌曲都是李宗盛创作和制作的。

  更莫说古代,干爹义子的情义是很深重的。如明末的忠烈史可法没有儿子,血战扬州前认了部将史德威为义子,殉国后由后者为其建衣冠冢。

  说起来,“干爹“的名声,真真是被糟蹋了的,就像传统的红包人情、礼尚往来一样,变成了一种不堪的遮羞布与代名词。

  

  前不久某地禁止党政干部打干亲的新闻,引起媒体热议。过去党政干部即便打干亲,也是私下低调之事,没有这么大张旗鼓过。虽然是禁的新闻,但却让人联想浮翩。

  当然,并非所有的“干亲”关系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中不乏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情感交流。但实在是,过去官场被曝出来的干亲,基本都不是什么好事,不是权钱,就是权色。干亲也因此被中央巡视组点了名。去年11月,中央巡视组第二轮巡视反馈意见,其中提到“一些干部通过‘打干亲’、‘打礼’等方式拉关系,利用节日和红白喜事收受红包”。

  官场干亲不仅让人产生腐败联想,并且干亲本身的封建色彩和强烈的人身依附意味,有违我们的政治规矩。特别如果双方同处官场,是比较讳莫如深的。

  有的官员鉴于身份不便接认干亲,就让家属或子女出面。如重庆市北碚区原副区长赵文锐给儿子找了一个房地产老板做“干爹”,江西的一些官员认省委书记苏荣的妻子于丽芳为“干姐姐”,扬州市萃园城市酒店原副总经理祝梅认季建业的母亲为“干妈”。但谁都知道,幕后那位才是“关键先生”。

  总之,干亲在官场和娱乐圈,都是敏感b52bf7b27a99de2006c7760c6249fae0。不过,娱乐圈干亲再可疑,也可疑不过官场的干亲。娱乐圈攀的是个人关系,就是干爹舍得花钱捧,观众也不一定买单,这是市场经济。但官场攀的却是公权力,关系公共领域,进而影响社会的0451b786c9123c77dfedb7ccd86f265a正义,这就是严肃的政治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题了。

  因此,官场中人认干亲的危险指数极高,还是“规避风险,远离干亲”为宜。

  自古以来认干儿子的,不外乎是看着对方的能力,为我所用,增强自己势力。另外就是出于机缘巧合,遇到掌权者刚好没有儿子。还有一种长期给别人当干儿子的,发迹后也认了不少干儿子,这纯粹为了找当爹的感觉。

  不光选爹,也选儿子��古代择干亲的讲究

  乾隆朝有个姓汪的翰林,郁郁不得志,用拜干亲的方法作为自己进身之阶,虽然被不少人笑话,却有更多人效仿。汪翰林先是唆使妻子拜大学士于敏中的夫人为干娘,但后来于敏中失势,他又让妻子去拜尚书梁b14473e30b25be4aee00c8baeae329a1正为干爹,并令其好好侍奉。

  梁诗正每日早朝,翰林的老婆都会把朝珠放在胸口上焐热,然后再亲自为梁诗正戴上。纪晓岚则作诗讽刺道:“昔日于府拜干娘,今日干爹又姓梁。赫奕门庭新吏部,凄凉池馆旧中堂。郎如有貌何须妾,妾岂无颜只为郎。八百牟尼亲手挂,朝回犹带乳花香。”

  拜干亲,是古代朝堂和军中用来攀附权贵和拉拢下属的一种手段,它似乎比结成的师徒门生关系更为密切,有心拜干亲的双方都会下一番钻营的工夫。通常一是由攀附者拜权贵为干爹;二是权贵点名要认干儿子。不过问题来了,干爹少,想当干儿子的又太多,所以能够攀上这层关系,也不是件容易事。历史上那些为了认干爹而不择手段、不顾廉耻的家伙多了去了。反过来,某些掌权者如何选择干儿子,也动了不少脑筋。

  他爸当你爸,到底图个啥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通过拜蔡京为干爹,送上巨额贿赂,买来“锦衣卫山东提刑副使”的官帽,在地方上更是为所欲为,无人敢管。不过在纵欲而亡后,蔡京则继续收干儿子,全然记不得这个干儿子曾经为自己鞍前马后效力过。

  可以说,基于利益博弈建立的干父子的关系,在利益面前往往最不堪一击。尤其是利益纠葛太深,彼此又极熟悉,一旦发生冲突,往往致命。吕布先后就认过丁原、董卓、王允三个干爹,赢得了“230277ee0891c58ccc02411931b049ad”的绰号。他第一次“换董干爹”时还比较疑虑,但干掉这个干爹的态度,却相当坚决。

  看到吕布为了财帛和女人就能够杀死两任干爹,那王允为何还要继续把他当干儿子呢?到底个啥?《三国志》说得很楚,“王允以布州里壮健,厚纳之。”和董卓一样,王允看重的吕布的照样是其一身勇武,这在乱世中退可自保,进可称霸。

  到后来吕布被曹操擒获时,故技重施,说:“明公将步,令布将骑,则天下不足定也。”曹何许人也,自然知道吕布这样的干儿子,是认不得的,正所谓“缚虎不得不急也”。但又怕寒了今后来投奔者之心,故意借刘备之口斩了吕布。

  另一类认干儿子,是出于机缘巧合,遇到掌权者刚好没有儿子。中国人对子嗣看得很重,那些缺乏子嗣的人,考虑到终老赡养、家族延续、祖先血食以及财产继承等问题,不得不收养异姓男儿为子。比如当年后周太祖郭威无后,以柴荣为子。结果柴荣雄才大略,整军经武,大树声威,国力日渐强盛。而郭氏后人,多延年月,后世也传为美谈。

  然后,刘封当刘的干儿子,结局却很惨。他本是长沙罗侯寇氏之子、长沙豪族刘氏之甥,刘备收这个干儿子,一来是自己40多岁,颠沛流离且膝下无子;二来是出于拉拢荆州豪族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刘封“有武艺,气力过人”,这是各大50a642b94698de794fbb622bb9f26977集团都欢迎的人才

  白帝城托孤时,诸葛亮虑封刚猛,易世之后终难制御,劝先主因此除之,于是赐封自裁。通过认干儿子让人肝脑涂地,当干儿子比亲儿子厉害,成为潜在的威胁而除去,这样的“帝王之术“令人心寒。

  千军易得,一“儿”难求。魏忠贤广认干儿子,以此形成盘根错节的关系,豢养起“十狗”“十孩”“四十孙”等大小爪牙,就是为了拉拢朝野势力,排除异己。但这样不分良莠的选才方式并不明智,尤其让派系内部搞得乌烟瘴气。加上宦官收养子在古代是一种旧习,这一群体由于生理上的缺陷,往往会产生一种强烈的要求继承和血食的心理。

  此外,还有一种长期给别人当干儿子的,发迹后也认了不少干儿子,这纯粹为了找当爹的感觉。

  以著名干儿子身份起家的安禄山就特别喜欢这种感觉,据说他认了8000个干儿子。他把干爹李隆基逼走,并间接在马嵬坡害死干娘,最后也死在自己最信任的干儿子李猪儿之手。同样,前蜀皇帝王建早年是宦官田令孜的干儿子,后来在称帝过程中,也养了不少干儿子。著名的后唐“十三太保”中的李嗣源老当别人的“干儿子”,称帝后也依着葫芦画瓢,认了诸多“义子”,里面有个叫李从珂的,若干年后再次如法炮制。

  涎着脸认爹,想得别太美

  在《天龙八部》里面,慕容复为了“复兴大燕”,最后孤注一掷要拜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为干爹,甚至把杀死阻碍自己的家臣包不同作为投名状。但他并不知道段誉就是段延庆的儿子,一场筹划到头成空。

  历史上为了“成大事”,当别人干儿子,干出的行为比慕容复更缺德的,大有人在。石敬瑭为了当皇帝,把比自己小了10岁的契丹皇帝efabee8bca028a571dcbe4806ab56928df3b5f90d1908519bc876a288142f律德光认为“干爹”,割让幽云十六州,中国历史被改写。“儿子”石敬瑭能忍,但“孙子”石重贵着实忍不住,妄图兵戎相见,最后被契丹灭国。

  石重贵的心理还算正常,这毕竟是一道难堪的痕迹,能够抹去一般都要尽量抹去。如做过石敬瑭大将的后汉高祖刘知远,在起兵之初也曾被契丹世宗耶律阮认作干儿子,甚至有文字作,但他即位后不久便“毁尸灭迹”,绝口不承认有这段老黄历。  

  不过,历史上的干儿子们,绝大多数目光是比较短浅的,招术不外乎就是拍干爹的马屁。如魏忠贤有一个叫陆万龄的干儿子,为了献媚,竟说出这样一番话:“魏忠贤诛杀东林党犹如孔子之诛少正卯,魏忠贤编撰的《三朝要典》犹如孔子之削《春秋》,其功不在孟子之下。”其实,魏忠贤大字不识一个,陆万龄这样说,无疑是在黑这个魏干爹。

  光是口头奉承,谁都会,要成功当上干儿子,“绝活”可不能不少。像“五狗”之一的周应秋进士出身,之前就是工部侍郎,靠善于炖蹄?,巴结上魏忠贤亲侄子魏良卿而“认爹”成功,虽然因此被讥笑为“煨蹄总宪”,最后甚至当上了左都御史和吏部尚书这样的高位。

  周应秋亲自下厨还是发挥特长侍奉干爹了,北齐宰相和士开的某个干儿子行为则更为夸张。一次和士开抱病,医生说只有喝黄龙汤才能痊愈。黄龙汤实际上就是大小便混在一起。面对这么一碗臭烘烘的“药”,和士开皱着眉头,满心不情愿。旁边有个家伙一看,赶紧说:“大人,这是治病的良药,如甘泉美露,让小人先喝一盏尝尝。”说罢端起一碗,一饮而尽。和士开一看感动得不得了,当场认此人为干儿子,此人不久后飞黄腾达。

  高官去当别人干儿子的,历史上也不少,这可需要有强大的内心。明英宗时期的大太监王振,受到皇帝的极端宠爱,很多官员都以当王振的干儿子为人生理想。兵部尚书马魏当时已是个小老头了,但仍找各种关系铺路搭桥认王振为干爹。工部侍郎耿宁比王振大30多岁,仍然在一个公开场合,跪在王振脚下死也要当王振的干儿子。

  一个工部的官员有一天碰到王振,迫不及待地跪了下去,指天盟誓,要为王爹爹尽忠尽孝。王振知道这个人胡须很美,但今天却是光着下巴,问他,你的胡子呢?该官员急忙说:“儿子愿学父亲,终身不蓄须!”王振是被阉割的人,没有胡须,听他这么一说,大喜,很快就将这个干儿子提升为工部侍

  上阵“父子”兵,背后两根筋

  《红楼梦》中,贾芸认小自己四五岁的叔叔宝玉做干爹,琏则说宝玉“好不害臊”!脂砚斋也不由得为此感叹。从贾芸的角度来说,动机确实有点复杂,一来父亲早亡,二来家境贫寒,因此认玉做爹,不排除靠山的意思。说白了,干爹与干儿子的关系通常不会单纯,不可避免会有一种功利心思。

  往往越是世,军中的干儿子越多。所谓“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在酷的战上,自己的儿子是最放心的。如黄巢起义后,当时的藩镇阀无不竞养假子而自强。后唐太祖李克用、梁太祖朱温都养了不少干儿子,如李克用麾下的十三太保赫赫有名,其中12人都是干儿子;朱温则是偏爱干儿子朱友文,被亲儿子妒忌,最后下了杀手。欧阳修所作《新五代史》特为此立《义儿传》称:“呜呼,世道衰,人伦坏,而亲疏之反其常,干戈起于骨肉,异类合为父子。”

  而在封建王朝的相对和平时期,也常常会以拜干爹、干娘来拉拢关系。比如盛宣e3b457d4c4b0d02be52bbabcd98ba4b4拜李鸿章为干爹后,在官场火箭上升;陈璧拜庆亲王奕?为干爹,很快就成为侍郎,后又升为邮传部尚书;毓郎是民政部尚书善耆的下属,为巴结善耆就让自己的福晋拜善耆之母为干娘,后来他又让福晋拜奕?的五福晋为干娘,在奕?主持内阁期间,他因此当上了军机大臣。

  “一堂二代做乾爷,喜气重重出一家,照例定应呼格格,请安应不唤爸爸。”晚清江西道监察御史、四川荣县人赵熙这首诗,锋芒所向,直指庆亲王奕?喜欢当人干爹的这种癖好。

  “认干亲”的另一种07732e7619c7f88963b61b8e7879e615就是“本末倒置”,也就是去当别人的干爹。咸丰年,胡翼任湖北巡抚时,手握重兵。朝廷对他很不放心,所以特委派官文担任湖广总督。

  胡林翼多方打探,得知官文有个特别宠爱的小老婆,他就嘱咐老婆要经常邀请官文的小老婆游宴。这小老婆也是个读书人,一来二去,胡林翼有一天就让自己的老娘收了她做干女儿。从此这小老婆以兄称呼胡林翼,胡林翼成了官文的大舅哥了。官文又是个惧内患者,对小老婆那是言听计从。自此,在湖北官场,官文成了摆设,事无巨细均取决于胡林翼。(策划人:周丽萍 文: 龙在宇 龚斯宇 水风 泽己 舒炜)

编辑:lulu12



也许您也喜欢:

COPYRIGHT © 2015 山西坦达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肥猫科技
精彩专题:网站建设
购买本站友情链接、项目合作请联系客服QQ:2500-38-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