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坦达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文章正文

26岁女孩拒绝ktv陪睡 遭虐待被用酒|抢凳子游戏背景音

作者:山西坦达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来源:www.sxtdqj.com 发布时间:2015-08-10 10:07:06
26岁女孩拒绝KTV陪睡 遭虐待被用酒瓶插下体

26岁女孩拒绝KTV陪睡 遭虐待被用酒瓶插下体

在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重症室内,满身伤痕的小雪躺在病床上,脸色发青。小雪回忆起被关在地下室的那几天,至今感到毛孔悚然。

整整3天,她被囚禁在密不通风的地下室,惨遭暴打。玻璃碴子割手腕、脚底,头撞墙、烟头烫胳膊……打昏了,用啤酒浇醒再打,只为让她答应做在KTV“陪睡”的工作。

这一场噩梦,竟源于“好心”的熟人帮忙介绍工作。

现在,遍体鳞伤的她躺在医院里,全身淤青、双眼结膜下充血、多处划伤,每晚都做噩梦。

沈阳市公安局微博称,8月1日17时许,我局于洪分局接张某(女,26岁)报警称,自己被同事抢劫、拘禁。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陷阱

熟人介绍高工资工作

到了才知道是KTV

“她姓白”,再次提起曾经一起工作的“白姐”,小雪(化名)甚至不想说出她的全名。

26岁的小雪是铁岭市昌图县人,10多天前,她从老家来到沈阳,在一家饭店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

得知自己来沈阳后,好久没联系的前同事“白姐”突然在QQ上跟小雪聊起了天,“她问我在哪儿工作,我说在饭店。她又问我一个月挣多少钱,我说2000多块钱,她说我这儿一个月能开3000多,也是服务员,你还不如来我这儿呢。”

虽然只在一起工作过几个月的时间,但在小雪的印象里,“白姐”性格开朗,人不错。“觉得她也是好意,就答应了。”

2015年7月28日这天,小雪跟着“白姐”来到事先说好的“饭店”,可让小雪没想到的是,“白姐”口中的饭店其实是一家KTV。“没事,也是当服务员,要不你今天先在这儿呆一天,看看能不能干”,见小雪一脸犹豫,“白姐”说。

当晚,“白姐”带小雪认识了几个姐妹,小雪留在了KTV。


深渊

被囚禁地下室3天

“打昏了浇醒再打”

“哗……”一盆冰冷的水浇在小雪脸上,她睁开了眼睛:昏暗的灯光,污浊的空气,凌的物品,四周没有窗户,让人喘不过来气……小雪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地下室内。她后来才知道,这是KTV的人在于洪广场和泰新城附近租来的地下室。

“打死你,看你还走不走!”不等小雪反应过来,4名女子再次出现在小雪面前,开始对小雪拳打脚踢,“皮带、拖鞋、啤酒瓶子,逮到什么拿什么打我……”

除了拳打脚踢,她们还残忍地将啤酒瓶摔碎,用玻璃划向小雪的手腕,用点燃的烟头灼烧她的手背,甚至将啤酒瓶插进她的下体……小雪每次昏死过去,便被用啤酒浇醒再打。

期间,这些施暴者曾带来一名男子,称是客人,再次让小雪陪睡。可能是见小雪遍体鳞伤害怕了,男子并没有要求小雪做什么就离开了。

一天过去了,她们白天在屋里喝酒,喝多了就对小雪进行殴打,小雪声嘶力竭的喊叫,但是没有人来救她……两天过去,4名女子轮流值班死守着小雪,寸步不离。

“这两天你赶紧把伤养好,好回去上班,你这两天吃的喝的不是钱吗,你得挣钱还我们。”一名女子对小雪骂道,“就算打死你,也不会让你跑出去。”


转机

她说服女子

被转移到农村

第三天,小雪已被折磨的没有了人样,头肿得两个大,眼睛充血通红,全身都是淤青,“求求你们,如果再呆在这个地下室我会死的,你们带我去别的地方吧。”小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祈求。

可能见小雪伤势严重,4名女子最终同意将小雪转移到条件好点的地方。

8月1日下午,在被囚禁了整整3天后,4名女子决定将小雪进行转移。怕小雪脸上严重的淤青被人发现,她们找来帽子给小雪带上,并嘱咐她一定要低着头。

“过来拉个人吧,送到我姥姥家。”一名王姓女子给一辆出租车打了电话。听着女子和司机对话间熟络的语气,小雪打算在路上求助出租车司机的想法又破灭了,她只能继续任人摆布。

20多分后,小雪被带到一处农村平房,房子里住的是一对70多岁的老人。

“姥姥,这是我朋友,让人给打了,你照顾着点儿。”王姓女子嘱咐完老人,便坐到了一边。此时,王姓女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小雪听出,电话是王姓女子的一位朋友打来的,邀请她去参加生日聚会。

“不去了,我也没有钱给你买礼物。”王姓女子拒绝邀请后挂掉了电话。

“你还是去吧,朋友就是想叫你一起玩,不会在意你带不带礼物的。”听到通话内容,小雪鼓起勇气说。

让小雪没想到的是,王姓女子竟然听取了她的意见,决定出门。


逃亡

说服老人放自己走

拦下好心救命车

分钟后,4名女子一起出了门,家里只剩下一对老人看着小雪。

眼看机会来了,小雪“扑通”一声跪在了老人面前,“我的伤不是别人打的,就是你的外孙女打的,她们逼我陪人睡觉,把我打成这样,求你放我走吧……”小雪声泪俱下的讲述着自己的遭遇,老人惊讶得说不出话。

老人称,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外孙女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外孙女平时脾气就暴,老人担心外孙女回来后责怪自己,“你走了,我怎么跟她交代啊。”老人有些犹豫。

“我想回家找我妈,求求你让我走吧,我家里还有个1岁多的孩子”,小雪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浑身发抖,

最终,小雪的不幸遭遇打动了两位老人,“孩子,你走吧,走远一点再打车,别被发现。”好心的老人还给了小雪50元钱,让她离开。

走出老人家后,浑身是伤的小雪忍着剧痛走到村口。此时,一辆私家车开了过来,小雪赶紧上前拦车,“你去市里吗,能不能让我上车?”

见小雪满身是伤,好心的私家车主让她上了车。在车上,小雪向这位车主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最终,好心车主将她送到了于洪派出所报案。


凄惨

女子还在重症病房

伤势不容乐观

今日上午,记者在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的病房里见到了满身是伤的小雪。

惨!这是路过小雪病床的医生、护士和病友说得最多的一个字。躺在病床上的她,两眼通红,几乎看不到一点白眼球,那是殴打导致结膜下充血造成的。眼睛周围,紫色的淤血点密密麻麻,那是多少下拳头带来的她已经记不清。

在沈阳市第五人民医院重症室内,满身伤痕的小雪躺在病床上,脸色发青。小雪回忆起被关在地下室的那几天,至今感到毛孔悚然。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白琳 摄

身上,原本白皙的皮肤布满了淤青,几乎找不到一块正常的皮肤。手背上,被烟头灼烧的皮肤已经结成一大块黑斑,而手腕上,被割伤的裂口结痂后像一条条大虫子附在皮肤上,让人触目惊心……每动一下,全身的骨头就像要散架一样疼。

“太狠了,这是人干的事儿吗?”病床旁,妈妈不住地抹着眼泪。她还记得10多天前,懂事的小雪说要来沈阳挣钱,匆忙地离开了家。

妈妈介绍,小雪两年前结了婚,一直在老家干活。这次是她第一次来沈阳打工,“家里还有个1岁多的孩子,她想多挣点钱回去。”

“她全身多处淤青,软组织损伤,双眼结膜下充血,身上的伤口也过了缝合期,只能自己愈合了。”医生说,虽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小雪伤势仍然不容乐观。


对话

都是女人

你们怎么下得了这么黑的手?

小雪说,虽然已经过去4天了,但她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听见4名女子的咒骂声和打人声,每晚都做噩梦难以入睡。

她始终想不明白,同为女人,4名女子怎么能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小雪介绍,4名女子都较年轻,最大的“白姐”32岁,其余3人均20多岁,个头都在1米6以上。

记者:还记得那个KTV在什么地方吗?

小雪:我就听她们说是胡台,那个KTV的名字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旁边有个烧烤店。

记者:在地下室的几天,怎么没想过求救?

小雪:每次挨打我都使劲儿喊,但是可能没人听见,也可能别人听见动静也不敢过来,她们太凶了。

记者:后来是怎么想起来让她们把你转到别的地方的?

小雪:主要是想找机会逃走,还有就是那个地方实在太憋得慌了,我真怕自己不行了。

记者:是不是最恨给你介绍工作的“白姐”?

小雪:都怪我自己太相信人了,感觉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人,谁知道怎么干了这种事。本来以为她是好心给我介绍工作,我在沈阳又没有熟人……

记者:如果见到打你的4个人,你想对她们说什么?

小雪:我就想问问她们,同样是女人,她们怎么能打我那么狠,对我做这样的事。但我不会恨她们,也不想打她们,因为那样我就跟她们一样了。

记者:你能逃出来是不是很感谢两位老人?

小雪:对,感觉自己像捡了一条命。虽然是他们的外孙女打了我,但毕竟他们不知道真相,希望放我走之后老人不要被责怪。还要感谢那位私家车主,如果没有他拉我,说不定我又被抓回去了……




COPYRIGHT © 2015 山西坦达清洁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肥猫科技
精彩专题:网站建设
购买本站友情链接、项目合作请联系客服QQ:2500-38-100